学术论文网站始建于2006年,专业提供毕业论文、硕士论文、博士论文、留学生论文、职称发表论文等各类论文服务的网站。

网站地图 | 我要咨询

诚信服务,放心选择

联系客服详询

Q Q:57235740、94205643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日 8:00—23:00

咨询QQ1:57235740

咨询QQ2:94205643

联系电话:联系客服详询

在线咨询
在线咨询
在线咨询
在线咨询
您当前所在位置 : 学术论文网 > 毕业论文范文 > 理工科类 >

理工科类

雅思考试反拨效应调查研究——以某理工科高校英语课程改革为例

点击:     发布时间: 2020-11-22 20:53

IELTS(International English Language Testing System),中文普遍翻译为“雅思考试”,最初是由英国剑桥大学考试委员会、澳大利亚高校国际开发署及英国文化委员会共同开发的面向母语为非英语者的英语水平考试。该考试主要针对有意赴英语国家留学和移民的人士,用于甄别申请人能否达到在目标国家利用英语学习和生活的水平。雅思考试分为学术类和移民类,测试内容明确分为听力、阅读、写作和口语四个部分。雅思考试命题的题材多样、形式灵活,例如阅读部分包含生活中常用的表格、单证等;听力部分包含购物、求职、讲座等。

雅思考试官方机构常年对雅思试题进行严格的效度验证,力求其真实性和有效性,使雅思考试能够再现英语实际应用的场景。应试者如能成功完成测试任务,就表明具备了在英语国家完成学业或正常生活的能力。经过多年推行,雅思考试的反拨效应较好,多种数据显示,通过雅思考试的受试者基本能够胜任英语国家的学习和生活要求,而越来越多的国家和高校也认可雅思成绩。

雅思考试在中国经历了一个从陌生到接受的过程,成为出国留学人员必须具备的英语证书之一,在国内的知名度也逐年提高。在各类英语培训商业机构中,雅思英语辅导班火热开设;而在高等院校中,雅思英语课程也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出来。此类课程一般在有国际化指向的学院中开设,目的在于为有志于出国留学的学生提供雅思培训。然而,尚不多见以雅思英语课程替代常规大学英语课程、利用雅思技能模块作为常规教学内容的改革尝试,这样的课程改革初衷为何?学习者反馈又如何?相关文献记载较少。

反拨效应指的是“语言测试对教与学带来的冲击和影响”,也包括语言测试对课程设置、教育者及其人才培养所带来的各方面影响。反拨效应研究领域最有影响力的理论模型是由Alderson and Wall提出的15个反拨效应假设,该假设认为,考试会对教学活动的各个环节各类参与者皆可施加影响,包括教师、学习者、教学管理者、家人等,且风险越高决定性越强的考试反拨效应越强烈。在近40余年的反拨效应实证研究中,最为多见的是针对教师的研究,其次是针对学习者的研究,对教学管理者和对课程设置的研究较少,主要原因可能由于教师的教学和学生的学习与考试的直接联系较为紧密。但是,教学管理者的决策直接决定课程设置并影响教师的教学,因而,调查雅思考试如何影响高校教学管理者的教学管理政策,以及这种政策如何影响了相关课程的模式和走向,此类实证调查研究的结果将为反拨效应研究拓宽研究范围、扩充研究发现,从而加深学界对高风险考试反拨效应的理解和认识。

二、研究方法

针对研究目的,本研究设定了两个具体的研究问题:雅思考试对教学管理者的英语课程决策如何产生影响?学生对雅思英语课程的态度如何?

为回答上述问题,研究者在广东省某地方本科院校内进行了为时两年的实地调研。接受调研的高校地处珠三角经济较为发达地区,以理工科为侧重。该高校响应粤港澳大湾区建设的号召,在产学研合作、创新课程改革方面有诸多试验性举措,其中包括建立以国际化先进产业为指向的特色工科学院。此类学院国际化需求较高,在建立之初就对课程设置进行革命性改革,例如“定制”大学英语课程,即自选“雅思英语”作为基础学段英语课程。

在调研中,我们首先初步了解了该学院的特色特征和英语课程改革内容,随后制定半结构化访谈提纲对该学院负责教学工作的副院长进行了访谈,并在课程开课两年后(课程结束前)对学生做了问卷调查。共有2名学院的中层教学管理者、66名学生参与了调研。数据收集采用定性和定量两种方法,包括半结构化个体访谈和调查问卷。多种方法所获取的数据将从不同侧面验证研究结果。

对访谈的分析,我们首先对访谈内容进行转写,并利用定性数据分析软件NVivo 8.0对文字内容进行编码和分类,发现了其中的复现主题和逻辑关系;对调查问卷的分析采用SPSS软件,对数据进行了描述性统计。

三、结果与讨论

1. 雅思考试对教学管理决策的影响

在访谈中,我们首先邀请教学管理者对与雅思相关的课程设置进行了介绍,随后我们根据预先设定的访谈提纲对雅思英语课程改革的初衷和原因进行了问询和挖掘。在教学政策内容方面,我们根据教学政策的几个主体制作了编码方案,包括教师、教材、学习者、教学内容和教学方法等。将受访教学管理者的访谈撰写为文本后,我们根据编码方案对文本进行标注和分类,所发现的核心主题如表1所示。

表1 雅思英语课程政策     下载原表

表1 雅思英语课程政策

根据数据分析发现,该学院的教学管理者制定的雅思英语课程政策在主要方面均呈“开放”状态。对教材、教学方法、学习者参加雅思考试的要求等方面均“不限定”,管理者的措辞多为“不要求”“没关系”“都可以”等;在教师选择方面亦较为灵活,从课程开设之初的高薪外部招聘外籍教师,转向普薪内部选任中国籍教师,基本遵从了高效或便利原则。然而,管理者对学习者和教学内容有相对具体的要求。具体来说,接受雅思英语教学的班级由各理工科专业大一新生面试选拔组成,且对高考数学和英语成绩均有分数线要求,如管理者说“英语要好”“英语不达标面试机会都没有”。同时,教学内容要与常规的大学英语基础公共课有所不同,避免“四六级考试应试那些”,管理者明确要求课程内容要与雅思考试相关。

由于该学院的教学管理者并非英语教师,因而对雅思英语课程的教材、教师、教学方法等方面并无具体要求;而参加雅思课程的班级也并非以报考雅思考试或通过雅思考试为目的,可见该课程政策并不具备雅思类课程较为常见的工具性或功利性特征,因而其对学生的英语水平要求应该有其他目的指向;唯一颇为具体的政策有关于教学内容,可以发现教学管理者对现有的基础大学英语公共课并不满意,在某种程度上将大学英语课程认定为针对四六级考试的应试教学,与之相对,教学管理者对雅思考试表现出更为认可的态度。可见,雅思考试的确对教学管理者的决策产生了影响,教学管理者拒绝了常规大学英语课程,将雅思英语课程取而代之,并认可雅思英语课程比常规大学英语课程的应试倾向更弱,能力培养倾向更强。事实上,雅思英语课程与基础大学英语课程相比更具备应试特征,因为前者明确针对某一考试,而后者定位于对听说读写译能力的培养,并非将通过某一考试作为课程目标。虽然在访谈中该学院的教学管理者承认,他们对雅思考试和四六级考试的区别不甚了解,但从其做出的教学政策中,可以看出雅思考试在教学管理者中的正面影响力更强、受认可度更高。我们认为,这一结果证明了在教学管理者和教学决策层面雅思考试反拨效应的存在。

问及雅思英语课程的初衷,教学管理者主要从人才培养定位与要求的角度做出解答。我们根据访谈者的叙述对文本进行了主题归类,形成由四个编码组成的归因系列,对文本进行标注后形成主题,如表2所示。

表2 雅思英语课程设置原因     下载原表

表2 雅思英语课程设置原因

教学管理者介绍,该特色学院以“外向型新工科”和智能产业作为定位,走“国际化路线”。在教学活动、实践活动等诸多方面与国际接轨,如学院设置“Summer School”暑期课程,邀请国外智能制造专家为学生全英授课,“一开始听不懂,下一年再听”;学生参加国际机器人竞赛“要把他们做的东西讲出来”;在国际研讨会进行海报展示“能够去交流”等。这种培养方式对学生的英语听、说及科技写作等应用技能需求较高,“在国际上走,需要能够多交流”。

教学管理者认为,目前的基础大学英语课程并不足够为学生提供此类支持,“学生基础差,从高中过来一直都是应试教育”。因而,该学院借鉴了其他高校内国际学院的课程设置,即雅思英语课程,期待此类与国际化考试相关的课程能够契合该学院人才培养中对国际化语言技能的迫切需求。教学管理者之所以选择雅思课程替代大学英语课程,看中的是雅思考试的国际化定位和对语言技能的较高要求。而雅思考试的真实性特征也的确可以在某种程度上满足该学院学生参与涉外学习、竞赛和科学研究的需求。我们认为,雅思考试对教学管理和教学政策的反拨效应是通过该考试的国际影响力以及雅思试题本身的全面性、真实性以及较高效度和信度而实现的。有学者认为,考试对教学能够起直接决定性作用,在没有其他因素干预的情况下,信效度较高的考试会带来正面的反拨效应,我们的研究发现从某种程度上证实了这种观点。

2. 学生对雅思英语课程的态度

为证实雅思考试在教学管理和政策方面产生的反拨效应属于何种性质,我们通过对学生的调查问卷来验证该学院的雅思英语课程是否达到了教学管理者的预期和初衷,即雅思考试的反拨效应是正面的还是负面的。问卷的设计分为五个部分,包括个人情况,对雅思考试的了解,个人的英语学习需求,雅思课程满足个人需求的程度以及对雅思课程的整体评价。问卷采用李克特五级量表设置了例如“同意,比较同意,不确定,比较不同意,不同意”的程度性选项。问卷共计14个问题,如表3所示。

表3 雅思英语课程学生态度问卷设计     下载原表

表3 雅思英语课程学生态度问卷设计

    下载原表

表3 雅思英语课程学生态度问卷设计

调查学生对雅思考试的了解包含3个问题,包括雅思考试的考查内容、评分等级、留学雅思对分数段的要求;对学生的英语学习需求设置了4个问题,包括两个具体性问题,即所需提高的英语能力、所需补充的英语知识;两个概括性问题,即英语学习态度和未来学习需求;为了检验雅思考试对学生需求的满足程度,我们设计了与学生英语学习需求相对应的两个具体问题,即经过雅思课程学习提高了哪些英语知识和英语能力,另外设计了两个概况性问题,即学生学习雅思课程后对个人英语水平的评价以及对该课程满足自身需求的总体评价;最后,用3个问题问询学生在参加课程两年后对雅思英语课程的总体评价,包括授课教师、课程教材以及对此课程的推荐程度。

经过数据分析发现,学生经过雅思英语课程的学习,对雅思考试本身的了解较好,共有73.3%的学生表示对雅思的评分等级和考查内容表示了解和非常了解,而针对留学的雅思分数要求,有83%的学生选择了6~7分段,亦比较符合目前的海外留学实际情况;在英语学习需求方面,学生表示最需要提高的三种英语能力是听(63%)、说(67%)、写(37%),这恰恰与教学管理者认为学生需要具备的能力一致;最需要补充的英语知识有词汇(87%)、语法(53%)和文化(40%),我们认为,词汇和语法知识的主要积累集中在高中学段,学生的反馈显示其英语基础知识并不稳固,这与教学管理者的感受也相一致。

学生普遍表现出积极端正的英语学习态度,例如51.5%的学生表示“学英语很有趣,我学英语很有积极性,是一个爱好”,46.9%的学生认为“英语很重要,我会主动投入时间和精力去学”,我们猜测这种积极的学习态度应该与学生所在学院的国际化指向有关,它推动学生积极投入英语学习,从而有效参与到国际化学习活动中;这一猜测在学生的未来学习需求中得到证实,有50%的学生表示需要“听外籍专家或学者的英文讲座或讲课”,40%的学生准备“选修全英语或双语课程”。根据教学管理者介绍,该学院每年举办暑期课程班,邀请国际知名外籍学者为学生传授智能制造类专业课程,因而学生的学习需求较为明确,而此类课程对学生的英语听、说、写等应用能力要求较高。

学院开设的雅思课程是否能够满足学生的需求呢?学生认为,经过雅思课程学习提高最为明显的英语能力从高到低分别为:说(40%)、听(33.3%)、读(30%)、写(27%),除写作能力提高不明显之外,其他能力提高和学生的需求基本对应,“说”的能力提高较为突出,表明雅思课程的确在某种程度上促进了英语交流能力的提高;雅思课程帮助学生获得的英语知识从高至低分别为:词汇(77.3%)、文化(66.7%)、语法(33.3%),表明学生最为需要的词汇知识得到了扩充,而文化知识的较高比例颇为突出,表明雅思课程虽然以考试为目标,但对文化背景知识的传输非常有效;最后,问及雅思课程对学生需求的总体满足程度,40%的学生选择了“可以”和“完全可以”,但有46.7%的学生选择“一般”。我们认为,虽然从细节需求上学生认可雅思课程对英语能力和知识的帮助,但他们仍希望课程能够为自身进步提供更大助力,这与学生英语学习的较强动机和积极态度有关,例如53.3%和30%的学生对自身目前的英语水平表示“一般”和“不满意”。

作为对雅思课程的总体评价,93.3%的学生对课程教师表示“满意”和“非常满意”,该校中国籍英语教师的教学得到广泛认可,教学管理者更换外聘外籍教师的举措并无负面影响。此外,有50%的学生对使用的雅思试题类教材表示“满意”和“非常满意”,46.7%的学生评定教材为“一般”,说明较多学生不欢迎应试类材料;虽然对教材并不完全满意,仍有46.7%的学生认为雅思课程可以推广到其他专业或其他班级,表现出对此类课程较为积极的认可度。

总体而言,该学院教学管理者制定的雅思英语课程决策基本实现了预期目标。主要表现在学生的英语学习动机较强,国际化交流需求较高,所需英语能力和英语知识与该学院国际化指向相匹配,而雅思英语课程也较好回应了学生的需求并促进了相关能力的提高。学生对该课程的总体评价利好、推广推荐度较高,表明该学院的雅思英语课程改革取得了积极的效果。从这一层面来看,雅思考试的反拨效应表现出积极正面的特征。

四、结束语

本研究在某高校内调查了雅思考试对教学管理者和课程设置的反拨效应。教学管理者访谈和学生调查问卷结果显示,雅思考试影响了教学管理者的决策,使雅思英语课程成为大学英语教学体系的一部分,此课程不以应试为目的,而着力于促进学生英语交际沟通能力发展,为国际化人才的培养提供了有效助力。雅思考试的真实性、较高效度和信度以及国际影响力成为影响教学管理者决策的主要因素,产生了较为积极的反拨效应。

本研究为大学英语教学改革实践提供了新的路径,即结合国际化考试的优势特征改善教学内容,促进人才培养;同时,本研究调查了高风险考试对教学管理者和教育决策的反拨效应,这一研究角度的文献较少,因而本调查研究充实了反拨效应领域的实证研究成果。由于现实条件限制,本研究未能通过测试等工具获取学生参与雅思英语课程前后的英语成绩作为比对,同时由于雅思英语课程与其他大学英语课程在教师、教材等方面差异较大,未能实现实验组和控制组对照,因而对学生参与雅思课程的学习成效调查尚需深入进行。

参考文献